老金的2022:一家政府咨询公司的管理思考

杜涛2022-11-18 19:44

龙8国long8 记者 杜涛 11月15日,金永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看着公司的OA系统,点开了一封业务部门总经理处理后转发过来的邮件,是一名员工申请晋升的邮件。

金永祥,行业里称呼他为“老金”,一方面因为其资格老,从1994年开始做PPP(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)持续到今天;另一方面,其所创立的大岳咨询是政府投融资咨询行业市场占比颇高的企业。

老金认为,2022年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谈合同、回款难度都很大,但同时市场也给了公司更多的机会。他告诉记者,1-10月的业务,合同额同比增长20%以上,收款增长了10%,员工人数也增加了,现在已经接近2017年历史最高峰值。

“今年总体经营还好。每个月都是盈利的,没出现过亏损,现金流也没出现问题。”老金总结道。

老金的公司每年有两次员工晋升的机会,分别是4月份和10月份,他们的财年是4月至次年3月。老金指着邮件告诉记者,今年4月份,公司晋升了200多人,占当时员工人数的40%;这次又晋升了100多人,占20%。

进入2022年下半年,老金开始控制公司人员规模的扩张。老金对龙8国long8表示:“多数事业部扩张的欲望还是很强的,虽然绩效一般,但各部门工作负荷都非常饱和,且忙碌。公司控制人数规模增长的政策将执行到明年3月,正好是我们财年的结束,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变化。”

老金的业务经

“今年发现除了传统的PPP项目没有问题外,前些年有些做PPP咨询的公司所支持的项目出现了问题;有些咨询公司注销或者离开行业了,所以出现了新的商机。”老金表示。

公司今年的业务增长,主要来自这些出现问题的PPP项目整改所释放的空间。此外,公司业务向多元化布局也是重要的方面。老金说,公司有11个事业部,不可能每个业务部门每年都增幅很快,但是每年只要有几个部门增幅很快,公司就能保持一定的增长。

2014年,中国提出扩大力度发展PPP项目,风口上的大岳咨询的营收实现了从2014年到2017年10倍的增长。

2018年以后,国家政策出现大幅度调整,很多业内活跃的公司或转行或注销,仍然在坚持的企业在规模上也出现大幅缩减。

在政策对行业进行规范之后,大岳咨询成功实现了转型。老金告诉记者,在2018年大岳咨询的合同额从10亿元降到5亿元时,各层级员工都找到他要求转型,或者了解公司对转型的想法。

2013年以前,大岳咨询的业务以投融资咨询为主,兼做一些管理咨询和工程咨询。到2017年时,PPP业务占比已经超过了90%,其他业务萎缩严重。

大岳咨询没有盲目地转换赛道,而是以恢复原有业务为主。老金介绍,现在大岳咨询有20多种业务,如PPP、特许经营、可行性研究报告、片区开发、平台公司转型等,总结起来就是三大类:投融资咨询、工程咨询、管理咨询,业务主要以投融资咨询为主,包括PPP咨询等,业务规模占比在70%。

老金说,工程咨询和管理咨询加起来只占30%,虽然比例不高,但对稳定大岳咨询业务规模起了关键性的作用,另外也增加了大岳咨询对市场的适应能力。市场永远会处于变动之中,如果业务过于单一化发展,风险是很大的。

管理思索

相比往年“全国飞”的节奏,老金在2022年没有离开过北京一步。

这是大岳咨询成立26年来,老金首次一年内没有出过一次差。

意外的收获是虽然没有出差,但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,无论与同行业相比,还是相对于当前的大环境,这也检验了公司队伍的实力和各地高管团队的经营管理能力。

在老金眼里,员工以及业务量虽然与2017年的高峰期相近,但是公司内部正在发生一些质的变化。“比如,2017年公司新员工比较多,现在都变成有经验的老员工了。经历了过去几年严峻的市场形势,他们的能力已经脱胎换骨,稳定下来带来了人才的爆发,业绩能够快速增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”

在大岳咨询,有一项日常工作就是每月第一周的星期一召开公司管理会,这是老金召集高管层开的会议,主要为了解决上个月遇到的重大经营管理事项。

每月一次的例会,是老金参与公司管理的唯一一次会议,其余的时间,老金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公司的日常业务,对于具体的经营活动,他基本不再管理。

老金也一直在思考自己的管理技术,这些思考来自经验和教训。老金告诉记者,像很多公司一样,公司也经历过重大挫折,一批员工离职了,留下来的人也都人心惶惶,公司差点垮掉,这是当时公司最艰难的时期。

也是老金第一次意识到了是自己没有管理好公司的一次。出现这次问题之后,老金开始全力以赴完善公司的改革管理方案,让自己变得更职业化。

谈到疫情管控的影响,老金很感慨,今年除了自己一次没有出过差外,对公司经营的其他影响也很大。老金告诉记者,今年是公司的26年司庆,原打算出国搞团建活动,没办法变成了网上各个部门自己庆祝。另外,疫情也影响到了公司队伍的稳定性,有些员工因为长期不能回家而离职了,这让老金有些焦虑。

一天,老金在浏览一个评价公司的网站,评价指标有薪酬福利、公司认同、职业发展等。在各个选项里,他发现相比其他选项,员工家属给公司的打分最低。

看到这个打分以后,老金特别有危机感。“有种后院失火的感觉,家属不支持的话,公司稳定成了问题。大家工作为了什么?不就是赚钱养家糊口,让家里人幸福吗。”

于是,老金让人事部门对自己的员工也进行调研,调研家属对公司的意见和看法。调查过后,老金了解到,因为疫情原因,有些员工去项目现场往往需要封闭一段时间才能工作,即使回到自己家所在的城市,也经常不能见到孩子,家属意见很大。

对此,老金知道必须采取一些办法,来稳定员工家属情绪。因此,逢年过节老金便会给员工家属写信,还发一些礼物。

老金认为,疫情之下,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但是日子总要过,而且困难的日子总会过去。如果不工作,家庭受到的影响会更大。在大的变化下,公司也好,员工也好,都是要履责的,更重要的是做到坚持和有信心。

“要对得起员工,对得起员工家属,也对得起公司和这个时代。”老金强调。

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为《经济观察报》社原创作品,版权归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所有。未经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版权合作请致电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财税与环保新闻部主任
长期关注宏观经济,财政、货币政策领域。主要关注财税、金融、审计、环保、PPP、大工业等相关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