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股“元宇宙第一股”飞天云动上市即破发

任晓宁2022-10-18 20:39

龙8国long8 记者 任晓宁 尽管在招股书中提了321次“元宇宙”,港股“元宇宙第一股”飞天云动(06610.HK)还是没能摆脱上市即破发的命运。10月18日,飞天云动在港交所上市。早盘,公司以2.21港元平开,开盘后破发,一度下跌9%。截至下午收盘,飞天云动股价下跌4%,总市值38.3亿港元。

“这家公司含‘元’量并不高。”速途网游戏事业部总经理王佩告诉龙8国long8记者,脱去元宇宙的外衣来看,飞天云动其实是一家AR/VR营销服务公司,其主营业务是广告服务,并没有太多核心技术。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、研究员盘和林也认为,飞天云动并非纯正的元宇宙公司,而是借着元宇宙的概念来对自己业务进行进一步的包装,“我更愿意称其为具有元宇宙元素的公司。”盘和林是《从AIoT到元宇宙》一书的作者。

与飞天云动的上市即破发相比,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元宇宙风向标Meta最近传出的一组数据:Meta面向消费者推出的元宇宙平台 Horizon Worlds月活跃用户不到20万。“折腾那么长时间,用户才不到20万,真是没想到。大家也很失望。”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、数字经济专家吕本富向记者感慨,从近期行业动态来看,元宇宙发展之路仍然道阻且长。

真假元宇宙

10月18日,香港上市的公司飞天云动,主打的是元宇宙旗号。这家公司于2021年底更名为飞天云动,宣布进军元宇宙领域,当时是国内外元宇宙概念最火热的阶段。飞天云动前身是一家名为掌中飞天的游戏发行公司。

在公司官网,飞天云动最显眼的位置显示“让人类进入元宇宙”,罗列了一系列大公司合作伙伴,包括京东、百度、耐克、中国电信等,参与百度希壤元宇宙平台建设,与阿里云平台、达摩院 XR 实验室达成合作,是腾讯千帆计划的AR/VR 产品供应商,是京东VR云店核心供应商。

飞天云动业绩非常不错,公司从2019~2021年的营业收入分别是2.51亿、3.39亿,5.95亿,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75.81%。2019~2021年的净利润分别是4187.9万、6025.2万、7171.9万,2021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9.03%。

AR/VR营销服务是飞天云动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2021年该项收入占总收入的63.2%。根据招股书介绍,这项业务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,主要应用在互动广告、全景看房、全景线上店铺等领域,根据服务效果向客户收费。

“盈利的钱主要是帮大厂做服务,现在能赚钱,但想象空间不大。”吕本富告诉记者,如果飞天云动能独立运营元宇宙业务比如运营虚拟人一年获得10亿元收入,那才是真的厉害。

飞天云动核心技术并不多。天眼查显示,飞天云动共有5项发明专利,9项著作权信息,著作权信息集中在今年7月后开始登记。

飞天云动主打的技术产品包括3D引擎等,王佩告诉记者,这个引擎有点像办公软件,类似于游戏编辑器,“给你一些现成的素材,你往里放东西。这是很多游戏公司5年前就做过的了。并没有太多核心技术。”

目前飞天云动的研发投入在持续缩减中。2019-2022上半年,该公司的研发开支分别为1142.5万、1504.6万、2170.3万和815.2万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.6%、4.4%、3.6%与3.6%。与研发投入反差较大的是,飞天云动在流量获取上投入逐渐提高,2021年流量投入成本占比74%。

中国未来研究会元宇宙与未来产业分会常务副会长、元透社创始人杜红超告诉记者,元宇宙概念爆火后,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公司很多,但更多只能算是假的元宇宙公司。

真正的元宇宙公司,除Meta外,Roblox也是一个典型案例,其拥有VR、AR虚拟沉浸感以及区块链交易,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商业模型。在国内,字节跳动的PICO在硬件和生态化方面,算是元宇宙相关。此外网易瑶台、百度希壤、风语筑的体验,也接近元宇宙。

“元宇宙到底是什么现在仍众说纷纭。但无论如何,一个基本特征是应该具有高沉浸度的数字体验。”杜红超认为,很多打着元宇宙概念的公司,并没有做到这一点。

市场趋于冷静

对于飞天云动的破发,吕本富毫不意外,“如果它是去年底上市,肯定会大受追捧。现在已经过了炒作元宇宙第一股、第二股概念的阶段了。”这也同时说明,市场对于元宇宙的追捧已经趋于冷静。

盘和林告诉记者,最近元宇宙的概念的确有所滑坡,主要是因为元宇宙支撑概念中,最为核心的虚拟加密货币估值泡沫的破裂,导致很多投机者离开了相关投资,但元宇宙的底层并非只有加密货币,元宇宙还有虚实融合的功能,这也是未来元宇宙真正沉淀为有效应用的关键。

近期还有另一件元宇宙行业感到失落的事情,来自Meta。《科创板日报》援引美媒报道,Meta公司内部文件显示,Meta面向消费者推出的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自去年上线以来,其用户数据表现不佳,远未能达到内部预期。Meta对该平台用户数据最初目标是在今年年底达到50万的月活跃用户,但目前,这一数字还不到 20万。最近几周,Meta 已经将这一目标修改为28万。此外,文件显示,用户留存率也较低,大多数用户在首次登陆 Horizon Worlds平台一个月后就不再回到该平台。

元宇宙爆火的时候,曾诞生过一些惊人的数据,一场VR演唱会观看数超5000万,一场元宇宙直播收入10万元,与元宇宙相关的概念股暴涨至涨停……现在,飞天云动的上市破发与Meta惨烈的低用户数,给行业泼了一盆冷水。

吕本富告诉记者,Meta的数据说明,目前用户对元宇宙还没有建立使用习惯。几千万用户进入元宇宙世界只是一个偶发事件,爆发完又归于沉寂了。“大家现在还用不起来元宇宙,不可能整天戴着VR眼镜去看演唱会。”吕本富说。

虽然行业遇冷,不过采访过程中,上述几位人士都认为,也不能说元宇宙已经凉了。从去年至今,元宇宙的确有一些实质进展。在硬件层面,Meta的Quest和字节跳动的PICO销量均有突破性进展,国内涌现出“AR四小龙”不断发布AR新品。在软件层面,已经有了年收入1亿美元的VR游戏。在体验层面,虚拟人、虚拟会议、虚拟场景正在进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。

“现在看,业界的探索是逐步清晰的。”杜红超告诉记者,一个新的概念总会经历波浪式前进,螺旋式上升的状态,“不能说元宇宙已经凉了,而是孕育新市场突破的可能性。”比如Meta今年10月刚刚推出的VR头显To B业务,他认为会是另一种可能性。

吕本富认为,可以用人工智能的发展对比元宇宙的发展。人工智能诞生早期,很多人认为是泡沫,经历行业三起三落后,人工智能神经网络框架已经成为通用技术,在视频音频行业都可以用,一旦一个技术成为通用技术,就不是泡沫了。

到目前为止,元宇宙仍没形成通用技术的标准,尽管大小公司砸入重金布局,但依旧“你是你的元宇宙,我是我的元宇宙”,无法形成互联。吕本富觉得,今年年初元宇宙泡沫很大,目前仍在挤泡沫阶段,总体来看,行业发展仍处在早期混沌阶段。

“当前元宇宙在概念末期,将经历一轮回溯。但未来,元宇宙的某些方面还是会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。”盘和林告诉记者。

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为《经济观察报》社原创作品,版权归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所有。未经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版权合作请致电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TMT新闻部资深记者
关注并报道TMT(科技、传媒、通信)领域重大事件,擅长行业分析、深度报道。
联系邮箱:renxiaoning@eeo.com.cn
微信号:tangtangxiaomo